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文明建设 >
最新免疫细胞疗法(CAR-T)的开发动向与未来展望
发布日期:2021-10-28 16:03   来源:未知   阅读:

  虽然CAR-T治疗方法早已存在,但近几年才被改良应用到临床上。在急性白血病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上有着显著的疗效,被认为是最有前景的肿瘤治疗方式之一。2015年11月,相关研究机构和企业在美国波士顿召开了“CAR-T峰会”,蓝鸟生化(Bluebirdbio)、Cellectis、朱诺(JunoTherapeutics)、凯德药业公司(Kite Pharma)、诺华药业(Novartis)、GSK等大企业均派人参加了会议,足见CAR-T疗法已经成为业界炙手可热的焦点。

  2016年8月26日,CAR-T疗法从澳大利亚再传佳音。澳大利亚首个接受世界最先进CAR-T细胞疗法的患者,来自阿德莱德(Adelaide)的21岁女孩柯瑞莎(LaurenKrelshem)被确认白血病完全治愈。

  在CAR-T的开发中,进展最迅速的已经通过了第二阶段试验,但临床应用的普及至少还需要一两年时间。CAR-T的研发已历经第2代、第3代的更替,与第一代产品相比,后续产品更加注重安全性与节省成本。特别是在安全性方面,在使用了CAR注入人体之后,使用其他药物控制或消除其影响的技术有了极大进展。比如让T细胞同时既可以与CAR-T的抗原决定基结合,又能与其他抗体类药物的抗原决定基结合。这样一来在注入CAR-T之后,即便出现了负作用也可以通过注入抗体类药物来消除CAR-T的影响。同时,由于基因注入是在离体进行的,因此能够比较好地适应基因组的排列。比如,许多研究团队试图通过基因组重组将T细胞的TCR剔出,以便使用CAR-T时可以无视HLA的匹配与否。还有的企业不是让T细胞去捕捉融合抗原(CAR),而是让其寻找NK细胞,像这样针对不同疾患的CAR研究也在稳步发展。

  截止到2016年8月,全球有100余例CAR-T细胞疗法的临床试验正在进行中。专业人士预计美国从明年开始将会允许此疗法正式被投入使用。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佩雷尔曼医学院主持研发的CTL019可谓CAR-T疗法中的佼佼者,其早已进入了第二阶段的试验。这一产品的经营权被诺华药业(Novartis)买断,全面投入使用指日可待。而凯德药业公司(KitePharma)、朱诺(Juno Therapeutics)、Intrexon等公司也不甘示弱,纷纷加快了研究开发的步伐。Intrexon先后与竞争对手默克雪兰诺(MerckSerono)和Ziopharm签订合作协议,利用各自优势,共同开发CAR-T疗法。Intrexon在2016年第二财季严重亏损的情况下(2016年8月10日公布),仍对CAR-T疗法投以巨资,甚至不惜与昔日对手握手言和,竭力通过优势互补来扭转当前CAR-T领域的相对落后局面。从中不难看出其对CAR-T疗法发展前景极为看好,因此才不惜改变公司的战略结构并投以巨资。

  由于CAR-T疗法给癌症治疗带来了革命性的新发展,欧美的众多大企业都积极参与其中。虽说风险企业占据了研发的中心地位,但各大制药厂商也已经开始通过与捷足先登的风险企业合作的方式加入其中,获得了大量的相关技术与产品开发权。到目前,世界前十强的制药企业几乎都参加到了CAR-T/TCR开发竞争中。

  CAR-T技术的迅速发展,使它大有可能会成为未来癌症治疗的主要方法。其可治疗范围从血癌向其他固体癌扩展,HIV、HPV等感染症与自我免疫体系疾病的治疗也渐渐被纳入其范围。

  人们对于CAR-T的期待与日俱增,但是其推广及商品化仍然存在诸多问题,比如制造工艺、知识产权和成本等一直阻碍着该疗法的推广。

  在制造上,如果使用患者的T细胞的话,就无法像一般药品那样在各地区普及,制药厂商必须在各国寻找自己的经营伙伴,这就要求建立健全各项相关法律。产品专利也是必须考虑的问题。朱诺与诺华围绕CD19的知识产权之争从2012年一直打到了2015年才达成和解。知识产权的纠纷不仅给两公司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而且极大地延缓了CAR-T推广的速度。而有关药价问题,在当前的技术水平下,使用CAR-T进行治疗的费用仍然过高,推动制造工艺的标准化、使用万用细胞等节约成本的方法至关重要。

  无论如何,CAR-T是否能真正为癌症治疗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各相关企业的研究开发能够进展到何种程度、推广到市场后是否能够取得商业上的成功等,均值得我们密切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