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动态 >
隆华节能股价节节败退
发布日期:2021-11-01 01:52   来源:未知   阅读:

  披露2017年度报告,净利润同比大增逾200%,然而,靓眼的业绩却遭到公司董监高去年集体减持,有悖常理的现象让人“难以捉摸”。“减持”阴影也令市场信心严重受挫,隆华节能股价距去年10月中旬最高价跌幅达39.31%。信息时报记者注意到,隆华节能在业绩增长的同时,近年来收购的公司却多出现业绩承诺未完成的情况。

  自2015年节能、环保、新材料三大主营业务并行以来,隆华节能去年业绩实现了触底后的快速增长。据2017年度报告披露,隆华节能2017年营业收入为10.68亿元公司,同比增长31.54%,实现净利润4601.49万元,同比增长201.75%。

  其中,三大主营业务节能、环保和新材料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92亿、3.75亿和2.01亿,营收占比分别为46.05%、35.11%和18.85%。值得注意的是,新材料业务的收入占比增长显著,同比增长141.79%。2016年,隆华节能新材料业务实现营收还仅有8326.63万元,营收占比仅10.25%。中航证券研报中指出,隆华节能2017年节能、环保水处理传统主业经营稳步发展,新材料板块业务也实现快速增长。

  隆华节能成立于1995年,是一家位于河南洛阳的家族式企业,公司实控人、控股股东为李占明、李占强、李明卫和李明强四个同胞兄弟。2011年,隆华节能完成华丽蜕变,成为洛阳市第一家在创业板上市的企业,李占明家族也因此一度登上胡润百富榜,成为河南省首富。但上市后,隆华节能的业绩表现却极不稳定,2011年实现净利润7900.22万元,2015年净利润一度爆发至1.79亿元,但到2016年净利润则大幅缩减91.46%,仅有1524.95万元。因此,即便隆华节能去年业绩大增超200%,相比于上市之初仍有一定距离。

  但隆华节能在年报中表示,“2015年隆华公司正式启动业务全面转型、实现‘二次腾飞’的中长期发展战略,在经历了2016年改革转型期间的短暂波动之后,2017年进入转型战略的深化之年。”

  但在2017年这一年报中所称的“转型战略的深化之年”,却伴随着董监高的集体减持。而隆华节能董监高的集体减持,又正是由李占明四兄弟“带头”开启的。早在2016年10月28日公司即发布公告,称李占明四兄弟拟自2016年11月3日至2017年5月3日减持合计不超过8500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数的9.64%。但这份减持计划到2017年1月16日突然终止,四兄弟对此解释为“基于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公司价值的认可”。

  但控股股东的“信心”似乎没有持续多久。2017年5月8日,公司实控人公告计划在6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95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10.77%。不过这份减持计划因为减持新规随即在6月9日缩减为5290万股,与此同时,股东杨媛也表示拟减持公司股票不超过1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1.13%。自此,隆华节能的董监高集体减持潮线日,公司董事、副总经理刘岩、监事樊少斌和副总经理董晓强纷纷宣布了自己的减持计划,分别拟减持不超过53.15万股、412.86万股和158.15万股。在他们的减持计划公告中,除杨媛表示减持原因为“归还参与2015年非公开发行时所借款项”,其余均为“个人资金需求”。

  高位套现确实给隆华节能的董监高带来了不错的收益。据Wind数据统计,2017年隆华节能从公司控股股东到董监高合计减持公司股份7808.84万股,交易价格在5.65元-8.07元之间,参考市值高达5.6亿元。其中,李占强、明强分别套现1.12亿和1.04亿,而杨媛因为三笔减持价格均为8元,累计套现1.4亿元。

  信息时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隆华节能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对于公司董监高集体减持的情况表示:“公司高管持股这么多年,减持一部分公司股票获得一定收益也很正常。”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李占明持有公司股份比例为20.34%、李占强持股9.9%、李明卫持股9.75%、李明强持股9.41%、杨媛持股3.83%、樊少斌持股1.41%、以及董晓强持股0.54%。

  昨日,隆华节能收报5.99元。而在去年董监高发起的24笔减持中,仅有4笔低于隆华节能的当前股价。可以说,正是在董监高集体减持套现的同时,隆华节能的股价节节败退。Wind数据显示,隆华节能在2016年10月27日,李占明四兄弟发布减持计划的前一日股价为8.65元,2017年宣布终止减持计划当日的股价为6.96元,5月8日再度发布减持计划后股价一度下跌到5.50元。其后因为隆华节能中报、和三季度业绩增长都较为稳定,隆华节能股价一度涨到10月13日的最高报价9.87元。但不久公司董监高也披露了减持计划,股价再次持续下挫,从最高报价至昨日跌幅达到39.31%。

  对于股价的持续下跌,隆华节能的孙建科可能是公司高管中“最看不过去”的人。2月7日,隆华节能股价下跌至历史最低点5.03元。当日,公司发布副董事长、总经理孙建科增持公司股份的计划。孙建科称,“基于对公司价值的认可和对未来发展前景及战略规划的信心”,计划在12个月之内以自有资金2000万元~6000万元增持公司股份。2月8日、2月9日,孙建科先拿出了300万元增持公司股份55.41万股。在此刺激下,隆华节能的股价方才稍有回升。

  值得一提的是,孙建科也是隆华节能公司高管中薪酬最高的人。孙建科曾是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二五研究所所长,2014年辞任上市公司乐普医疗董事长一职,并于2015年年底来到隆华节能任职副董事长兼总经理。Wind数据显示,孙建科的年薪高达300万元,而公司董事长李占明以及其他高管的年薪则仅有30万元左右。

  既然业绩稳步增长,但为何公司董监高却不顾股价下跌,集体减持套现呢?信息时报记者注意到,在看似业绩稳步增长的同时,隆华节能也隐藏了一些风险。据其年报显示,隆华节能2015年以9300万元收购四丰电子100%股权,四丰电子原始股东承诺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逐渐实现净利润1100万元、1900万元、2800万元和3600万元。而如今三年已过,四丰电子无一年完成业绩承诺。2017年,四丰电子实现净利润1737.72万元,较承诺的2800万元有多达1062.28万元的差额,三年累计未完成承诺利润1586万元。即是说,若四丰电子要在2018年完成业绩承诺,则需要实现净利润5186万元,同比增幅将高达198.45%。

  而四丰电子其实并不是隆华节能收购的公司中唯一未完成任务的。早在2013年,隆华节能就耗资5.6亿元收购了中电加美100%股权,业绩承诺期为2013年至2015年。而中电美加则在顺利完成2年业绩承诺后,突然业绩增长乏力。2015年,中电加美承诺净利润6500万元,但当期实现净利润5546.87万元。2016年、2017年,中电加美实现净利润进一步缩水,仅有2406.04万元、3612.37万元。其2017年财报显示,因为当时隆华节能是溢价收购中电加美,2017年中电加美商誉减值高达3901.38万元。一会计人士向信息时报记者表示,商誉价值是因为上市公司在溢价收购时记入的金额,一般是对收购标的未来五年的现金流及账面价值等作出的预期,而如果预期价值减少则将会形成商誉减值,并影响上市公司的当期净利润。“商誉减值一旦形成,即便收购标的的预期价值改善,也无法加回。”